所在位置:英语故事 > 亲历美国 > 教堂见闻

教堂见闻

 

      每周日教堂礼拜是除学校外的第二课堂,可以认识很多人,了解很多事。
    在美国人看来,教堂是个情感和心灵得到释放和休憩的场所。这里常看到夫妇拥抱着听课、听布道,中间还会看到他们情不自禁亲吻抚摸对方。在交流经验和做祈祷时,都能听到他们泣不成声地谈论心情、经历、愿望。对很多人来说,教堂就是个让人流泪的地方。但气氛并不压抑,反而特别自由,大家畅所欲言。唱圣歌时教徒们又是拍手又是喝彩,有的人还一直举着右手代表虔诚。

    今天到教堂又认识了三个人:Cindy, Jennifer和Bob的妻子。

    Cindy50多岁,是教堂Culinary Ministry(烹饪部)的,和其他成员轮流负责为教堂教友每周一次准备、调制咖啡、茶和点心。周日课上完,我走到门口时,她让我多拿些剩下的甜点回家,我说我不回家,拿不了那么多。我们攀谈起来。她告诉我她从加利福利亚州过来,在这里一所幼儿园工作了三年。这些年分别在西部、南部6、7个州生活过。这次大选如果奥巴马上台,他们一家就移居加拿大。她所说的居然与我们学校吴教授的愿望正好相反,也与附近居民门口到处插着奥巴马的旗帜不符。年纪大的人一般都希望麦凯恩当选,因为麦凯恩年纪大,经验丰富,美国这种经济境况下只有经验丰富的人当政他们才有信心。我问到加拿大去他们属于什么身份,她说如果美国人在加拿大生活累计5、6年,就可以拿到加拿大国籍,那么他们就有双重国籍了。这种政策对美国人很便利,不知道美国对应的政策如何。

    Jennifer30多岁,在俄勒冈州立大学教书,同时和丈夫开办一个商务策略公司。她只在每月的一个周末两天到大学上7小时的课。她听说我对美国大学教学方法和策略很感兴趣,提出下月带我到俄勒冈州立大学听课学习,还准备开个午餐Party款待一些朋友。她两个儿子都来教堂玩,一个六岁半,一个八岁半。我对她说我儿子10岁半了,并比划高度她看。她看后有些担心。“My elder son is already eight and a half years, but so short. I’m afraid he will not grow very tall.”她脱掉鞋说自己只有一米五几,虽然丈夫高,还是担心儿子矮。我告诉她,男孩要到9岁多才开始迅速窜高,我儿子像她儿子这么大时一米四不到,她听后才放心。

    教堂接待处负责人Bob的妻子也是30多岁。女儿6岁,读一年级;儿子10岁,读五年级。然后加一句,“They study at home school”.怕我不懂,又加一句“I teach them at home”.我还是不大明白,这是什么教法。她向我解释,在美国有三种受教育的方式:Home school, public school and private school.孩子可以在家由父母教功课。这跟国内很独特的郑渊洁父子一样的做法了,没想到在美国很普及。我问父母需要考资格证吗?她说只要孩子通过政府的升级考试就行,她孩子现在所处的年级是通过了考试的。这太让我诧异了。试想,我儿子如果不上学,在家由我全程教育,会教出什么模样来?

    还有几个在教堂遇见的人不能不提,那就是Kali的美国父母和她的弱智妹妹。Kali从没离开过家,到这里念书父母很想念她,带着妹妹专门过来看望。Kali爸爸英俊潇洒,感觉Kali这样身材颀长、面容姣好的女孩子就应该是这样的爸爸生的。Kali妈妈很慈祥,80年代到四川和浙江的大学教过英语。妹妹比Kali小半岁,只有一米三几的样子,碰到人就说她的生日是12月1日,马上就18岁了,再就是问别人的生日。虽然父母有些尴尬,但对这个女儿还是很耐心。他们很关心Kali学得好不好。我告诉他们Kali学习很用功,老师经常表扬她,他们听了很高兴。

    这样的家庭到教堂来,一定可以从他们的上帝那里寻求到很大的精神安慰。

 

文章来源:网络  作者:未知 浏览次数:30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