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英语故事 > 亲历美国 > 教堂礼拜

教堂礼拜

 

   早上7:30,Buell Hadley夫妇来接我们去附近的教堂做礼拜。这么早去,是因为Buell是一个教堂组织--国际学生部--的负责人,他要带上本部门的展示资料去特定的展示区,可能会招到新的志愿者。

    八点到了教堂,碰到他们的很多老朋友,向人一个个介绍我们,结果后来我们都忘了别人的名字,而他们中一些人却把我们的名字记得很清楚。

    展示厅一共二十几个部门,有Working Moms Ministry, 为在外工作的母亲提供交流和帮助的组织;有Children Adoption Ministry, 提供国内国际孩子收养的信息和渠道;有Culinary Ministry, 交流厨房烹饪经验;有Green Tree Ministry, 帮国际国内父母给孩子送圣诞礼物……林林种种,不一而足。我在Working Moms Ministry留下联系方式,每月第一周周四下午的活动她们会联系我。在Green Tree Ministry也留下了姓名号码等,我想圣诞节时让这个部门的中国大陆负责人给儿子送去圣诞礼物,他一定会非常新奇。因为政治和宗教的原因,这里很多部门在大陆并没有相应的机构。

    第一次来,我们也可享受一顿免费饮品。我点了热巧克力加奶油,味道很好。除此外,在烹饪部前,各部门负责人带去了很多的水果、点心,大家可排队领取。不错的早餐。

    到处走动、询问时,我碰到一位中国女孩Kerry,却不会说中国话。她说父母是美国人,更让我们迷惑了。她解释说她2岁时,美国父母在江西收养了她。她现在正准备到Willamette上学。哦,原来如此。

    走到Children Adoption Ministry时,我询问那里的一位年轻女士这个部门和她个人的情况。她告诉我,需要领养孩子的父母可以到这里联系她,这方面的志愿者也需要。她的女儿在一旁跑动引起我的兴趣。她告诉我这是她的大女儿,四岁了。二女儿两岁半,最小的是儿子,八个月,两个都放在教堂临时的育儿室。其中二女儿是从越南领养的。她和丈夫还想领养孩子。她的话让我很好奇,很想见见她丈夫。这是个壮实的年轻人。带我去Baby室见了他的儿子。小家伙很听话,不哭不闹,见了爸爸就笑笑,然后被报回Baby care room。到另一房间见到二女儿,小姑娘一见爸爸就跑过来要他抱,很亲热。我问他这么多孩子怎么养活,他说养孩子不花很多钱。衣服玩具书本孩子可以共享,别人也会送他们一些。上学去公立学校也花不了多少钱,所以不愁养不活孩子。我对他说现在中国四川地震中有很多孤儿需要领养,他愿不愿意再去领一个。他说中国的领养制度很健全,很多人都在等着领养中国孤儿。相比之下,越南孤儿就缺少关爱,他更愿意去其他国家领养孩子。看来他并不把中国孤儿当成弱势群体。

    礼拜开始。礼拜分两个Services。第一个九点开始,更传统、安静。第二个十点半开始,更现代,观众参与更多。

    我们先参加第一个礼拜。首先在一个较年轻的人的带领下、乐队伴奏唱圣歌,有时唱诗班唱,有时全场教徒唱。歌曲排比反复的较多,庄严舒缓,很soothing(抚慰人心), 仿佛把人带到了宁静圣洁的天国。其中有首歌叫City of Lord, Jerusalem (耶路撒冷,上帝之城),特别动听。我这才想到,我们这座城市之所以叫Salem, 也许来自‘耶路撒冷’,和平圣地。唱圣歌持续了大约20分钟。

    圣歌结束,牧师(Pastor)出来。首先带领大家低头祈祷,感谢主的恩赐和爱。我注意到,牧师祈祷时,双手放在裤兜里。这个动作在中国是很不严肃的,引起过一些人对外国人的反感。但是,从这个场合来判断,双手放在裤兜讲话对外国人来说并不是不正式的。

   说到正式,不得不提一下,今天终于看到美国人在教堂的穿着和中国人平时是一样的了。搭配比较讲究,颜色有鲜亮色也有灰暗色,一些男士还穿上西服。有点奇怪的是,没有看到黑人,据说黑人喜欢聚集在黑人较多的教堂,因为他们有相同的文化,尽管这里也一样欢迎黑人。

    牧师今天讲的是《圣经》里“His Story, We Witness”一部分。可以看放在前面座位椅背里的书,也可以看台上两边的幻灯投出来的文字。共一千字左右,牧师花了约四十讲解,像老师上课一样。故事讲耶稣派天使放出关在监狱里的教士,让他们为人类传播福音。这就是世界上第一个传教士(Apostle)的来历。在一句“In the name of Jesus, Amen.”后,第一个Service结束。

   第二场十点半开始。这次的圣歌更High一些,领唱的脱下西服,乐队加入了吉他和架子鼓,有些摇滚味了,教徒跟着拍手欢呼。不过,那首City of Lord, Jerusalem在这场也唱了。牧师讲解的还是同一章节,只是时间减少到半小时。这一场显得“与时俱进”些。不过,我更喜欢第一场,更庄严神圣。

    整个礼拜过程,尤其是自由活动时间,我不停走动观察,不停找人交谈,不停拍照,大脑和眼睛像个巨大的接受器,快速运转,吸取大量信息。自己觉得做中央电视台记者这样的职业也许更适合我(这可是我少年时代的梦想)。

    这样的活动,对练习听力、口语来说,其重要性甚至超过课堂。交谈多次后,发现自己发音更美国化,说话也更清晰流畅了。只是有一个音,irl 或url, 一直练不好,跟Barbara练了五次,甚至摸着她的喉咙找感觉,拉开她的嘴巴看发声时的舌位,还是发得不像。在我看来,这是中国人最难发好的一个音。下次再练。 

    黄昏时,又绕公园跑了半圈,跑得满头大汗,还捧回了大把公园的果树上掉得满地的樱桃和苹果。回家洗了,和Hellicy边吃边跟她学跳非洲舞。她跳得韵味十足,我也学得认认真真。跟她约定,今天学会后,明天再教我新的舞步。 

   明天白天要听教授讲英国文学的课。没有课本,又不能预习,不知能听懂多少。

文章来源:网络  作者:未知 浏览次数:479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