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英语故事 > 亲历美国 > 进银行 找新房 听报告 访邻居

进银行 找新房 听报告 访邻居

    

      学校银行上班时间为周一至周五9:45—14:00。上午一开门我们就去存钱。这些现金本是国内带来准备一次性付房款的,可是这里一月一付,只好存进银行。

       银行职员也是热情又友好,用学校的ID卡记录了住址电话等,告诉我五天后可以把存折和金融卡寄到我住处。我担心地址有误,要求亲自来取。No problem。她告诉我,开户要5美元,销户时再归还给我。因为没有办Social Security, 所以短期存钱没有利息。手续办完,她给了我她的名片和存钱的纪念品:一个水杯,一支笔,几块巧克力,made in 中国.(这里很难找到不是made in 中国的东西,室友说在南非也是这样)。

       开好户后,按约定我们与Buell夫妇碰面,他们带我们去找下个月可能要搬的新房主。来到一处学生公寓区,虽然有草坪,有泳池,有盆景,但是一套套密密的挤在一起,看着就不舒服,远不如我们独家独院养眼。进去问了一下,两室一厅的房子一月565美元,虽算下来比我们现在每人400便宜,但是里面什么设施都没有,机洗衣服都要交钱。更糟糕的是,押金600元,其中300元是不能退还的。桌椅、床铺也要自己买,要省下这笔开销的话,吃、睡就只能在地上了。太恐怖了,相比之下,学校为我们找的房子要好很多啊,什么都有,不用再花钱,水电也是学校交。回去学校马上广告征寻新的室友,再也不找新房了。

      路上问Buell夫妇具体在学校做什么工作,他们回答是,这就是他们的工作----帮助国际访学和学生熟悉新环境、提供信息。难怪他们这么主动地帮我们,原来如此。不过,他们的工作是个人兴趣,学校并不付薪水给他们。他们只与学校国际部有联系。

      分手时,他们送我们一种我们没见过的新鲜蔬菜和几个梨子,(蔬菜是一种Squash, 西南瓜,很漂亮,回家用中国式的炒法炒出来,很好吃。)我们碰巧手上有两种人民币硬币,送给Barbara,她说回去正好给两个孙子,两份相同的,免得两个小孩抢。

      下午到学校1200座的大礼堂听法学报告,五点开始,四点半进去只能坐楼上最后几排了。这次的报告人Ruth B. Ginsburg女士可不一般,美国最高法院第二位女法官,07年福布斯杂志排名第二十的全球最有影响力妇女,全球最有影响力女律师。

       这次拿票是David带去的,有ID卡才能拿到票,而且必须本人亲自去,卡是不能给他人的。拿到第一张票的人可获免费的学校ID卡(估计充值很多),第二位奖励25美元,我们提前两天去只剩50张了。

      进礼堂大门时,执勤的女保安指着我的背包说,太大了,不能带进去,录像包可以。只好转回办公室放好包再进去。

      报告正点开始。开始前四位小提琴手在舞台右边演奏音乐,左边坐着学校四位“要人”, 包括Ginsburg本人. 报告开始时,校长Lee(一位黑人)简要介绍这位大法官的成长历程和主要成就,接着,一位女教授把大法官带到舞台中心的讲坛前,进一步介绍,并接受观众长达一分多钟的热烈鼓掌。

      Ginsburg法官开始演讲。声音有些苍老低沉,但发音很标准(在学校听到的美音似乎都很标准,相比之下,我们自以为是的发音只够表达思想意图,没有丝毫美感了)。她被视为“最为开明”的法官,常拿自己做些比较,引起观众大笑,但基本上都是照着纸念,从上世纪初的妇女社会状况讲到妇女权益保障法初步形成,一直到上世纪末,一个小时刚好讲完。会场鸦雀无声,秩序井然,大家对这位了不起的女性充满敬意。之后,校长出来让大家提问,共问了4个问题后,校长示意结束提问,全场起立,又是长达一分多钟的鼓掌感谢Justice Ginsburg 的讲座。

       之后乐队又出场演奏小提琴。大法官先离开,紧接着,坐在第一排的嘉宾离开,一直到第五排的嘉宾离座(中间前五排的嘉宾都穿着像法袍又像博士袍的衣服),楼下观众才起身。整个报告会就此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 出来时发现室友Hellicy刚才穿着袍子坐在第一排,这时又去参加讲座后的宴会。她的待遇真高啊。

       关于Hellicy,还有很多要补充的。她是南非一个酋长的女儿,自称 “princess”。二十几岁就离婚了,一个人带大两个孩子。她曾在美国用三年半取得两个硕士学位,回国读博士后又在美国任教一年,在非洲另外三国大学任过教,在南非本国上过十几本杂志的封面。这次美国American Council Education在南非选拔了四位最杰出的教育工作者到美国做访学,她是其中一位。回去后可能要提任大学校长。谈完自己的工作后,她问我 “How about your work?”, 我实在无言以对,没有任何骄人的成绩拿得出手哦。支吾半天,不得已说了一句“My husband is one of the torchbearers of this Beijing Olympic Games.” “Oh, really? How great!” 总算用老公帮忙撑了一点面子。 

     黄昏时回到家里,想到这里应该是我6个月长住的“家”,一定要照料好我们的花园。于是在门口打开浇花的喷头,开始灌溉那些久旱的花草。这时邻居家走出一位与我年龄相仿的女士,同我亲切地打招呼。与邻居攀谈真是有家的感觉了,和她高兴地聊了起来。她在这里生活8年了,一个人住,在公司做日语翻译。她告诉我,我们的房东是一位很好的律师,这房子以前是他孩子住,孩子们从法学院毕业后就搬出去了。附近治安很好,从没有入室行窃的事发生,最多是夜里停在路上的车被砸破玻璃。之所以问她治安问题,是因为我们这里的房子都没有防盗门窗,连卧室门都没有安锁,总让人不放心。她的话让我心里踏实了许多。离开时,她要了我们电话号码,并把名片给我们,让我们遇到困难时找她帮忙。

       哎,美国人怎么都这么好呢?无论哪里都会遇到乐意帮助你的人。

  

       Salem已晴了两三个星期了,每天温度华氏50几度到80几度,空气干燥得很。眼睛感觉很干涩。过几天适应了就会好的吧。

文章来源:网络  作者:未知 浏览次数:334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