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英语故事 > 亲历美国 > 教友聚会 中心公园

教友聚会 中心公园

 

      今天是我看到的Salem的第三个灿烂晴空。

      九月的晴空,在国内出门看到的是各种色彩斑斓的阳伞,可是今天为止,没有见到一个美国人打过阳伞,相反,他们都有意站在太阳下享受阳光的抚摸和惠泽。奇怪的是,在国内阴天都习惯一出门就带伞的我,竟然也没有半点打伞的冲动。人们仰着笑脸在温暖透明的阳光下遛狗、聊天、踢球,这是一幅多么美好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图画。撑开阳伞就像人为拉开人与自然的距离似的,人不是在享受自然,而是在躲避自然,这会让热爱阳光的美国人心理上无法接受。  

      今天早上,在亚洲研究中心张主任一家的带领下(They've been in USA 12 years),我们第一次参加了中国社区的聚会。这次聚会本是每周末在中国人聚居的教堂举行的礼拜,因为有惯例,每年8、9月份要到郊外进行两次教友野炊,所以就改在了外面。大家各拿一些水果、蔬菜、点心之类,做礼拜后一起cook, 一起进餐交流。

      礼拜结束时,牧师要第一次来的新人做自我介绍,我和同事介绍了自己后,一对Willamette大学的美国老年夫妇马上来找我们,说他们也曾到过湖北,在恩施进行了两周的教师培训。老两口很友好、健谈,离开时专门跑过来要我们的联系方式,说会有很多机会带我们认识有趣的人和事。

      同来的很多不是教徒,只是带孩子出来玩玩,所以除了大人外,这里还有几个月的Baby和十几岁的少年,旁边有儿童游乐设施和公用厕所。这里的中国孩子英语说的很漂亮,汉语也能说,但不能认读。他们每周都要到中文班补习一下。 

      一起的有两个从香港过来读大学的女孩。她们对大陆的事不太了解,但其中一位到广西乡村小学教过一段时间书。她们不断问我们大陆的农民生活和教育、对政府领导人的看法,大陆教师的收入,政府用什么办法解决城乡差别问题和对农民的歧视问题。同时她们对粤语和繁体字情有独钟,我说我们听不懂粤语,她们不相信,很担心这种语言会慢慢消失。我们说繁体字写起来很麻烦,中国大陆进行过两次改革,我们都不用繁体字了。她们也觉得很遗憾,强调写繁体字并不费时,大家都不用的话,那这种文字不也要灭迹了吗?看来她们对中国传统和区域性的东西很珍惜。

      以后有机会还要多参加这样的聚会,有些东西是从老外那里学不到的。 

      今天也注意了这些常年生活在美国的中国人的穿着。和美国人一样,他们的着装没有任何规律可循,短袖外套个特别老气的背心,穿皮鞋的不穿袜子,穿沙滩凉鞋的却套双袜子,布料颜色完全搭配不当。倒是有几个化过淡妆,穿着讲究的女孩在场,一问,都是才从国内过来。哎,美国真是个特别随意自由的国家,人们关心的只有舒服和自在,他们想怎么活就怎么活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中心公园

      我们的住所离中心公园大约三个街区,三、四百米的距离。公园名字叫Bush’s Pasture Park(布什牧场公园)。公园面积很大,步行横穿过去大约要花10分钟。一路上我看到野炊区人们在长桌长凳上吃喝聊天,旁边几棵树上有人在荡秋千,有人在玩 “棒击星星气球”的游戏,有人在遛狗。起伏弯曲的马路上不见汽车,少年在上面骑车、玩滑板。继续往前走,依次看到儿童游乐场,花园区和体育场,走过体育场,就到了我们要去的.

      这是我第一次独自“探路”, 心情既兴奋好奇,又有些不安,担心迷路,也担心遇到坏人。为了不迷路,我记下我们房子周围几个明显标志,比如十字路口的准确街区名,住所旁边的中学。进公园时我也记下入口的准确位置和特征。因为不识路,问了三个人,他们都友好地告知我路的走法。除了公园,要碰到行人问路就难了,好不容易遇到一位黑人青年,他似乎听不懂我说什么,给我做了很多手势和引导,我完全不懂他的意思,又怕他有攻击性,连忙远离他,自己去找路。最终因为天晚不安全原路折回。

       回家后,心里特别踏实了。乘天色还有余晖,来到花园的凉亭下,坐着看了一会书,这时感觉是一天中最轻松惬意之时。

 

文章来源:网络  作者:未知 浏览次数:2912